您现在的位置:王中王资料大全枓大全 > 教育科研 > 课改前沿 > 正文内容

獐子岛回复交易所考问 高管降薪承诺“作废”事出有因

作者:admin 来源:未知 更新日期:2019-10-13 浏览次数:

   {段落}

  
 

  {段落}

  
 

  {段落}

  
 

  {段落}

  
 

  {段落}

  
 

  {段落}

  
 

  {段落}

  
 

  {段落}

  
 

   {段落}

  
 

  {段落}

  
 

  {段落}

  
 

  {段落}

  
 

  {段落}

  
 

  {段落}

  
 

   {段落}

  
 

  {段落}

  
 

  {段落}

  
 

  {段落}

  
 

  {段落}

  
 

  {段落}

  
 

  {段落}

  
 

  {段落}

  
 

   扇贝还会跑路吗?高管降薪承诺是一纸空文?为什么一季度营业收入和净利润大幅下降?对于这些问题,獐子岛29日晚发布的公告一一作答。

  
 

   獐子岛回复深交所问询函称,公司曾提出11项应对方案以保证公司的持续经营能力,其中第一项就是“关闭风险敞口、重新布局海洋牧场”。 回复指出,公司已经将虾夷扇贝底播区面积压缩至约60万亩,按三年滚动收获,一定程度上减少了苗种费投入,降低系统性大规模死亡风险对业绩影响。

  
 

   巩固加强海参、海螺、海胆、鲍鱼等土著品种的资源培育,依托土著品种抗逆性强的固有属性,深入挖潜,稳定海洋牧场的产出与效益。 公司还列举去年业绩证明所言非虚。

  
 

   獐子岛还透露公司已初步确定拟引进投资者方式、类型与目标,目前受立案调查影响,尚不具备达成意向的条件。 尽管声称已经打了多项“补丁”,公司4月27日发布的一季报显示,一季度仍亏损4314万元,直接把去年的盈利都输光了。 獐子岛给出的理由依旧很熟悉,“底播虾夷扇贝受灾”,俗称“扇贝跑路”。

  
 

   “跑路”成名因为獐子岛,“扇贝跑路”成为A股市场的经典梗。

  
 

   2014年和2017年,獐子岛两次业绩“大变脸”,市场将其原因形象总结为“扇贝跑了”、“扇贝又跑了”。 2014年10月,獐子岛的扇贝“突然跑了”,震惊整个A股市场。 当时,獐子岛公告称,因北黄海遭到几十年一遇的异常冷水团,公司在2011年和部分2012年播撒的100多万亩即将进入收获期的虾夷扇贝绝收。

  
 

   受此影响,獐子岛2014年巨亏亿元。

  
 

   2018年1月,獐子岛“扇贝跑路”上演版本。 獐子岛发布公告称,公司发现部分海域的底播虾夷扇贝存货异常,预计2017年业绩由盈利亿元至亿元,变为亏损亿至亿元。

  
 

   此后,公司在年报中解释2017年亏损亿元的原因是,海洋灾害导致扇贝瘦死。

  
 

   底播面积缩至60万亩针对2017年年报被出具的非标意见,獐子岛早于2018年4月28日公告便提出了11项应对举措。

  
 

   公司称,将重新布局海洋牧场,调整确权海域的用海规划,将现有确权海域划分为资源区和生态区等。

  
 

   资源区内,将虾夷扇贝底播区面积压缩至约60万亩,底播增殖区为位于岛屿周边的传统稳产区域,在资源区内设立土著品种海螺的资源养护区。

  
 

   秉承可持续的理念,提升海洋牧场可持续产出能力,巩固加强海参、海螺、海胆、鲍鱼等土著品种的资源培育,依托土著品种抗逆性强的固有属性,深入挖潜,稳定海洋牧场的产出与效益。

  
 

   生态区内,将设置生态隔离区,用于满足养殖容量需求,稳定产出并降低系统性大规模死亡蔓延等风险。

  
 

   公司今晚也披露了这些应对措施的相关进展。

  
 

   一方面,公司将虾夷扇贝底播作业主要集中在传统稳产区,拟通过“精养”措施来提高单位面积产出;另一方面,虾夷扇贝底播规模压缩至约60万亩,按三年滚动收获,一定程度上减少了苗种费投入,降低系统性大规模死亡风险对业绩的影响。 獐子岛以2018年业绩证明自己,2018年公司底播虾夷扇贝苗种费投入亿元,同比减少%;海螺产品实现收入亿元,同比增加%;海参产品实现收入亿元,同比增加%;鲍鱼产品实现收入亿元,同比增加%;海胆产品收入2568万元,同比增加%。

  
 

   海螺、海参、鲍鱼、海胆等资源的养护开发,对于虾夷扇贝产量下降导致的利润缺口进行了较为有力的补充。

  
 

   獐子岛还介绍了另外10项举措目前取得的成果,公司透露,已初步确定拟引进投资者方式、类型与目标,目前受立案调查影响尚不具备达成意向的条件。 业绩没恢复,高管薪酬要恢复了?在2014年第一次扇贝绝收的时候,獐子岛管理层总裁办公会12名成员曾表示自愿降薪,并承诺降薪方案直到公司净利润恢复至受灾前五年(2009年-2013年)的平均水平为止,也就是不低于亿元。 而在此后的四年,公司净利润再没有恢复到平均水平。

  
 

   但公司2018年年报披露,公司业绩没有恢复到相应水平,管理层却终止自愿降薪议案,并将自2019年1月1日起实施新的薪酬激励方案,理由是“公司需要更加科学的薪酬绩效体系,激发业务潜力”。

  
 

   针对高管薪酬的质疑,獐子岛解释为,2018年初,公司海洋牧场再一次受到重创,公司因此遭受巨大损失,公司所面临的内外部环境较2014年底发生了较大变化。 在面临较大生产与经营压力、资金与利息压力的情况下,公司短期内实现2014年设定的净利润恢复目标难度进一步加大。

  
 

   考虑到该机制不利于对现有高管团队的激励,不利于外部的市场开拓、业绩拉动能力强的高级人才的引进,因此,公司决定提请董事会审议新的市场化薪酬方案。 獐子岛表示,公司终止2014年薪酬方案,自2019年1月1日起实施新的薪酬激励方案,实质为保障公司实现更高业绩目标、保障股东权益的有力举措,且先有公司利益的增长,然后才可能有高管的激励,而没有通过业绩考核的高管将面临降职、降薪,所以不存在损害上市公司及中小股东利益的情形。 麻烦缠身实际上,獐子岛遭遇的麻烦远不止“扇贝跑路”和高管降薪“打脸”。

  
 

   2018年2月9日,公司收到证监会的《调查通知书》,因公司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,证监会决定对公司立案调查。 目前,中国证监会调查工作仍在进行中,獐子岛尚未收到证监会就上述立案调查事项的结论性意见或决定。

  
 

   2018年年报出具时,因年报的糟糕数据,审计机构无法对獐子岛2019年的持续经营能力做出明确判断,对财报出具了保留意见。 这也引来了深交所的考问。

  
 

   5月22日,深交所向獐子岛发去年报问询函,要求公司说明2018年净利润同比增幅较大,而2019年一季度营业收入及净利润均大幅下降的原因及合理性,并自查2018年度收入真实性,是否存在提前确认收入和跨期转结成本的情况。

  
 

   獐子岛此次解释称,受2018年海洋牧场灾害影响,公司于2016年、2017年底播的虾夷扇贝可收获资源总量减少,短期内,由于海洋牧场养殖产品产量下降,相应折旧摊销、海域使用金等固定成本无法摊薄,导致产品单位成本上升,影响一季度业绩同比减少1488万元。 在底播虾夷扇贝资源量减少的情况下,2019年公司对底播虾夷扇贝市场销售策略进行了相应调整,结合生物的生长特点及市场特点,选择性价比较好的时点进行销售。 按此销售策略,一季度采捕及销售量减少,导致一季度底播虾夷扇贝收入同比减少5078万元,毛利同比减少1505万元。

  
 

   此外,受银行对公司的贸易融资额度减少因素影响,一季度国际贸易收入较上年同期减少亿元,影响毛利减少538万元。 (责任编辑:关婧)。

(责任编辑:admin)
【字体: